快捷搜索:

他可没认为这个侯六就一定是从宜阳而来走特别

“小人,在!官爷您吩咐!”这个时候不是面对着曹‘操’,侯六还算是好了点儿,毕竟程昱也没说怎么去吓唬他。对他来说,从侯六这儿得到自己想要的,这才是最为根本的,其他的——
 
    吗,都没用!程昱此时笑着对其人说道:“侯六啊,这如今函谷关在打仗,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啊?说真话啊,如果是假……”还没等程昱说完,侯六赶紧说道:“小的不敢说假话,不敢啊!”虽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谁,但是侯六也清楚,这是兖州军的大营,说起来司隶的百姓对于兖州军的印象,谈不上什么好坏,毕竟确实没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。但是也不是没
 
    听说过,当初在徐州,就是曹‘操’兖州军,屠戮了多少万徐州百姓,这个倒是都清楚,所以他们确实不会如何去亲近兖州军就是了。但是如果说兖州军占据了司隶,显然他们也不会说特别疏远,毕竟曹‘操’屠戮徐州百姓,并不是没有原因的,而且徐州是徐州,司隶是司隶,那能一样儿吗?不过他们也清楚,兖州军屠戮了徐州百姓之后,可没屠/杀过其他州郡的百姓。
 
    程昱是满意侯六这个态度,之前自己主公是恩威并施,已经是让对方又害怕,却又想从己方这儿得到点儿好处。而这个时候呢,显然更是如此了,所以程昱说得清楚,“那么侯六你——
 
    就说说吧,到底是怎么来到这儿的!说得好,有赏!”“是!是!这个小人……”侯六自然是不敢隐瞒,就把自己是如何从宜阳跑到这儿来的全过程,都和程昱说了。其实说来也简单,侯六家虽然是住在宜阳不假,可他还有个亲叔父住在雒阳,而且他亲叔叔在雒阳还算是有点儿头脸,至少不是他所能比的,不过就是没有儿‘女’,也没有娶妻什么的,所以侯六是每个月
 
    都得去他叔叔那儿一两次,美其名曰是看看他叔父,其实也是看他叔父,不过就是更加关注他叔父那个身体都如何了,毕竟要是他叔父没了,自然那点儿家产,肯定就给他了。侯六要不是家里实在是穷,他都想住在雒阳了,可雒阳那寸土寸金的地方,可不是他能待的。他确实能在宜阳‘混’口饭吃,可到雒阳玩不转啊,而且他觉得那样儿的话,会不会让自己叔父觉
 
    得自己太功利了呢,所以他确实也没那样儿。结果这就赶上了曹‘操’兖州军在函谷关东面进攻,这函谷关紧闭,还打仗,他是已经有了‘挺’久都没去雒阳了,所以是给侯六着急坏了——
 
    毕竟关乎着自己切身利益的事儿,他不可能不重视,所以是绞尽脑汁,到底怎么样儿才能绕过函谷关去雒阳。而且还不能绕远,要不然不知道要耽误多久,还别说,真让他碰到了,是个邻居,知道一条特别偏僻的路,能绕过函谷关,从宜阳直接到函谷关的东面,然后去雒阳,虽然这路特别难走,而且异常偏僻,甚至是杂草丛生,基本上都没路,但是为了去雒阳
 
    这个侯六也是豁出去了,给了邻居不少好处,终于是从邻居那儿得到了简易的图纸,是邻居给他画的,还叮嘱他,到底怎么中,才能绕过去。得到图纸之后,侯六是如获珍宝,直接背上个包袱,就起身了,那偏僻的地方,别说马什么的了,就是人走都费劲,所以也不可能有什么脚力,所以侯六是自己一个人,就步行去了,他也相信,自己费了这么大劲去雒阳,
 
    肯定能得到回报,要不然可真是,白扯了!;<!--36550+dsuaahhh+35306353-->
 
 
第八〇七章 兖州军破函谷关(二)
 
    结果等他费了大劲,终于是绕过了函谷关,来到了函谷关东面的时候,却被兖州军的探马给发现了。(wwW.qiushu.cc 无弹窗广告),最新章节访问:. 。别管他是从哪儿来的,只要是他敢出现在兖州军大营的势力范围内,那么别说他这个不专业的人士了,就算是凉州军的探马,也未必就不会被兖州军的探马发现。只是发现是一回事儿,可最后他们谁死伤谁没事儿,这个就不一定了。毕竟兖州军探马是厉害,可他
 
    们厉害的地方却绝对不是战力上面就是了。结果侯六还没等跑呢,就被抓了,他也算明白,知道自己是被兖州军的人马给抓走了,可自己能怎么办啊,自己只能是想办法跑了,要不还能怎么样儿?而此时听了侯六所说,曹‘操’他们便是一笑,心说果然,和咱们所想也差不多少啊。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程昱在听过后,他还是和侯六说了句,“那个侯六啊,你把刚才你
 
    说的话,再说一遍!”“是,是!”侯六他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什么意思,可对方都这么要求了,自己还能不答应?估计自己要说个不字,~%,m.马上就得让之前那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给咔嚓——
 
    了!他可真一点儿都不怀疑,这在大帐中的所有人,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啊!杀自己这么个平头儿百姓,那算什么?就是再多的人,兖州军又不是没杀过!于是侯六是一点儿都没犹豫,连忙说是,然后马上就再说了一遍,和之前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。当然不可能是一模一样儿。真要是那样儿的话,反而才是大有问题,毕竟一模一样儿的话语,只能是背下来
 
    的。所以第二遍说完,程昱是微微点头,然后就又问了侯六几个其他问题。最后程昱是再次说道:“侯六你再把那之前你怎么来到函谷关这儿的说一遍!”侯六一听,是心里骂遍了程昱的祖宗十八代,虽说他也不知道程昱到底叫什么,不过他在心里叫程昱老匹夫,毕竟这个程昱看着确实是年纪不小了,就算是没有六十,估计也差不多了,所以侯六自然就在心里叫
 
    程昱老匹夫,不过嘴上却一点儿都不敢说什么。更是不敢表‘露’出自己一丁点儿的不满来。只能是连忙说,“是,是!那个小人在宜阳,然后……”结果侯六是有说了一遍之前的话,——
 
    不过他也清楚,自己要尽量照着前两回那么说,要不然的话,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他虽然胆小不假。可终究不是傻子,所以这个还不清楚吗。而如今侯六就怕被兖州军给灭口。他也不知道听谁说的,这样儿的大人物,就爱杀人,所以这时候他是从来没有变过,一直都那么害怕,他没‘尿’了。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这就算是超常发挥了。所以他是半个不字都不敢说,只能是硬着头皮,
 
    对曹‘操’众人又说了一遍,还别说,要照平时的情况。这侯六还真是说不出来这么三遍基本都是一样儿的话,关键是这可绝对不是简单的几句话,而是很多,所以今日这侯六为了自己的小命,他可真是超常发挥了,要不然的话,绝对不会如此。说起来这话要真说一遍,虽然不会有半个时辰那么久,但是也有半个时辰的一半了,所以也真是难为侯六了,他这个时候
 
    还有些后悔呢,早知道如此的话,自己绝对不会从宜阳出来,跑到这儿。如果没有这事儿,自己会让兖州军给抓起来,到了他们大营吗?不过天底下可没有后悔‘药’,这他后悔了,也晚了,真是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”啊。这虽说是“富贵险中求”,可这也太危险了吧,侯六——
 
    心说。但是对此,他是半点儿都改变不了,所以哪怕万分后悔,可如今侯六也认了。毕竟自己无论是接受那也得接受,不接受也得接受,谁让自己是受制于人,自己整不过人家兖州军,就只能是听人家的了,毕竟自己还要小命儿呢。这个时候侯六再次说完了,程昱和曹‘操’两人对视了一眼,程昱那意思,主公,没有问题!而曹‘操’自然明白,他也是这么个想法。说
 
    实话,以曹‘操’那多疑的‘性’格,他可没认为这个侯六就一定是从宜阳而来,走特别偏僻的路,从函谷关的西边到了东边儿。不过经过了自己和程昱这么盘问,八成可以肯定,这个人确实不是凉州军所派来赚自己这些人的,确确实实是个老百姓。如果是吴懿他们的计策,那么显然,这要找这么个普通老百姓,还得让这个人熟悉己方所有的东西,而不‘露’出来什么破绽,
 
    说实话,如果对于军中的士卒来说,这还算可以,可也有不少的难点,是不容易达成的。所以就更别说是个普通老百姓了,至少这个人的害怕,胆小,可绝对不是装出来的。正所谓——
 
    是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”,就算退一万步去说,真就是吴懿他们的计,可自己也就准备派个一千人左右去袭函谷关西‘门’,所以损失的话,自己也就损失一千人,因此,曹‘操’认为,自己损失得起。可不是吗,对于自己几万大军来说,损失个一千人,算得了什么呢,只要有破关的机会,自己确实是不能放过。所以别看曹‘操’多疑是多疑。但是确实,很有魄力的
 
    一个人。别看曹‘操’这身高也不高,长相也不怎么样儿,就是个矮胖子,虽然是微胖,但也是胖。显然这在‘乱’世来说,这绝对是个吃得好的家伙。而京剧中什么白脸的曹‘操’,那纯是扯,曹‘操’这人不光长得不白,还‘挺’黑,就跟他这个人的‘性’格一样儿,确实是够黑,所以他就是个黑矮胖子,这就是真正的‘奸’雄曹‘操’曹孟德。曹‘操’是多疑。长得也不怎么样儿,但是绝对是个
 
    有魄力也有魅力的人,更是有本事有能力,要不然的话,怎么能有那么多人跟着他一起做事儿,而且不少人都是死心踏地跟着兖州军‘混’了。所以这自然是说明问题,别看演义中曹‘操’——
 
    也经常败,好像也总中计。可还是掩藏不了其人是个真正的军事家,政治家的事实。曹‘操’此时对程昱微微点了点头。然后之后他和荀攸两人也问了侯六几个问题,之后程昱说道:“好了,侯六你带着羊‘腿’下去吧,有我军士卒给你准备好营帐,你先在我军大营待几日,什么时候让你离开。你再走,明白没有?”程昱也是恩威并施,对付侯六这样儿的屁民,确实是
 
    手到擒来!结果侯六一听,心里这个叫苦啊。不过也没有办法,只能是连忙答应,毕竟是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啊。结果他刚动一下,程昱说道:“你把那个路线图留下,你再下去!”“是,是,官爷放心,放心!”侯六是谄媚地说着,虽然是有些不情愿,但是还是从怀中把那个他邻居给他画的那幅路线图给拿了出来,‘交’给了程昱,这不‘交’也不行啊,连小
 
    命儿都在人家手里攥着呢,而且如今更是被兖州军给软禁起来了,唉,侯刘在心里是唉声叹气的,这时候他想着,还是凉州军好,至少还没听说他们给谁软禁起来了,可这兖州军……侯六拿着那碗羊‘腿’下去了,他心里也算是有点儿安慰,毕竟这那一副图换了碗以前连过年都——
 
    不一定吃得上的羊‘腿’,也算是合适了,只是不知道自己要在兖州军大营待多久,要是每日都有羊‘腿’吃,自己就是日日待在这儿也愿意啊!不过一想这个也不现实,估计就算是兖州军首领曹‘操’那样儿的人物,他也不见得日日都吃得上羊‘腿’吧,侯六是如此想着,他确实不认得曹‘操’,他还不知道,之前见到的人,第一个就是那传说中的曹‘操’曹孟德。不过幸好他是不清
 
    楚,要不然的话,估计他不单单要被吓‘尿’,估计还得被吓屎了。真是,曹‘操’那么大的人物,在侯六这样儿的小屁民眼里,就是高大得不行的人物。虽说不是三头六臂,青面獠牙,可估计也差不多少了,肯定是长得吓人,绝世凶人。所以这样儿的人,侯六肯定是害怕见到的,虽然曹‘操’不会把他给吃了,但是当初曹‘操’屠戮了徐州多少万百姓,这个他也不是没听过,所
 
    以对曹‘操’,他是从心里往外那么惧怕。说实话,这他是绝对不想看到曹‘操’的。因此,他也没想,之前那一幕,自己就可能见过曹‘操’了,不过这事儿确实不是他现在考虑的,如今侯六——
 
    所想,就是士卒赶紧给他带到帐中,自己好好享用一下美食。虽说早就已经凉透了,但是就算是凉的,自己也多少年都没吃到羊‘腿’了,这时候的侯六看着手中端着的碗,他是直咽口水。没办法,他也不想这么丢人,实在是忍不住啊。就这样儿,侯六是跟着兖州军士卒,去了给他准备好的,当然实际就是软禁他的那个大帐中了。不过侯六自然是不会想到,就因为
 
    他的出现,给了兖州军破函谷关的机会,凉州军也因此,丢了函谷关这个雄关。不过就算他知道了,哪怕他并不想帮兖州军什么,可确实,这个情况也不是他能决定得了的。还不是人家兖州军说什么,他就做什么,连小命儿都攥在人家的手里,还用多说什么呢?不过侯六显然是被兖州军的手笔给腐蚀了,至少他哪怕被软禁着,他也想这吃着羊‘腿’的日子,可真好!
 
    侯六被士卒带出了大帐后,曹‘操’对着众人一笑,说道:“各位,觉得如何?”第一个开口的自然还是程昱,“回主公,属下以为,我军破函谷关的机会来了!”曹‘操’闻言大笑,“哈哈——
 
    哈,仲德此言,深得我心,甚合我意啊,哈哈哈哈!仲德仔细讲讲,我军到底要如何做,才能破了这古今雄关!”函谷关的历史可真是很悠久了,所以自然是很有年头的雄关,这个曹‘操’当然不可能不知道。而且他以前也不止一次来到过这儿,更是多次经过这儿,所以还不了解函谷关吗。因此,这如今凉州军是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,凭借着他们凉州军的战力,
 
    更多是靠着函谷关的天险,来阻挡着兖州军,曹‘操’不知多少次看着屹立在己方阵前不远处的雄关,他就只能是望关兴叹啊,没办法,你破不了函谷关,就只能是在这儿这么叹气。说起来不管是吴懿也好,还是那个谋士黄权,哪怕是后来的马汉,他们三个就算是捆一起,曹‘操’也没觉得有什么厉害的地方。至少己方的将领,别说是夏侯惇夏侯渊,就是乐进,带兵打仗的能力也比他们随便一个都强。;<!--36550+dsuaahhh+35333012-->
 
    承认凉州军士卒的战力强,可强是强了,但是他也没认为兖州军和他们有多大的差距,尤其是在己方比他们多了好几倍人马的时候,这个优势,如果没有函谷关为依托的话,他们其实并不是说太过明显。而此时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程昱就知道,显然自己主公也是如此想法,说起来这自己也不是不清楚自己主公的意思,所以程昱还是说道:“主公,属下以为,
 
 
    想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罢了!曹‘操’听了程昱所说,他确实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听过后,他是问了比价木讷的荀攸,“公达,你觉得仲德所说如何?”荀攸一听,便说道:“主公,属下附议!不过其中……可以……如此的话,想来更是事半功倍吧!”荀攸毕竟是天下顶级的谋士,而且比较擅长军略,所以对于探路这样儿的事儿。他也是比较有研究,所以确实补充了关键
    的一点,让众人觉得,还别说。公达先生这么一说,好像是更妥帖了,众人是心里佩服。曹‘操’则是手拈须髯,哈哈大笑,“好。仲德和公达如此一说,不知道各位都如何以为?”众人自然是都点头同意,齐声道:“我等附议!”“好!既如此,那么夏侯渊!乐进!”“在!”“属下在!”两人赶紧出声,知道自己主公叫自己大名儿,那是要动真格的了!所以两人可不敢
 
    怠慢,曹‘操’微微点头,然后说道:“二位将军带着我军三十探马,带上那路线图,前去探路。务必要把前方之路探明,然后我军好通行!”“诺!!”两人是齐声应诺,知道这是自己主
 
   
 
    公‘交’给自己两人的众人,至于说夏侯惇,他确实不太适合去做探路这样儿的事儿。就说他那个急脾气,别说人家真要是有个什么埋伏的话,他肯定中计不说。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就算是没有,估计他都可能造成不小的动静,给敌军引来!所以只有夏侯渊这样儿的将领,和乐进这样儿步下大将。比较适合去做,夏侯惇不适合。夏侯渊和乐进领命后,便去准备了,毕竟这事儿也不是说一
 
    下就能成的。两人还得去找探马,然后一起去探路。不过曹‘操’认为,这事儿‘交’给两人,那就是手到擒来,别说不是敌军之计,就算是。他也相信夏侯渊和乐进没什么事儿,不过那些探马吗,自然就是回不来了。但是曹‘操’对此,确实也没有什么遗憾伤感的,这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,不要因为这么一点儿的损失,就觉得如何如何,要是那样儿的话,真全军覆没了,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