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张飞实在是不知道该说刘表什么好了就是魏延那

张飞实在是不知道该说刘表什么好了就是魏延那

睡了约有两个个时辰,黄忠第一个醒来,然后就来会客厅见到了张飞。张飞一看黄忠到来,忙笑道:汉升兄,休息可好?张飞肯定是没有调侃黄忠的意思,纯粹就是关心一下,就是这样...

数的目光可都集中在此毕竟这刘备虽然还没有穷

数的目光可都集中在此毕竟这刘备虽然还没有穷

中,也看不到几次就是了。可以说贾诩在大多数凉州军众将的眼中。确确实实就是个比较奇怪的人,要说不是没有奇怪的,可像他那样儿的,确实是没有,就他那么一个。不过真正在凉...